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适用 > 正文

我国仲裁及境外机构仲裁中的法律适用

2006年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6条规定:“对涉外仲裁协议的效力审查,适用当事人约定的法律;当事人没有约定适用的法律但约定了仲裁地的,适用仲裁地法律;没有约定适用的法律也没有约定仲裁地或者仲裁地约定不明的,适用法院地法律。”

2011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18条规定:“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仲裁协议适用的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仲裁机构所在地法律或者仲裁地法律。”2013年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14条规定:“当事人没有选择涉外仲裁协议适用的法律,也没有约定仲裁机构或者仲裁地,或者约定不明的,人民法院可以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认定该仲裁协议的效力。”

由此可知,在我国,仲裁协议的法律适用规则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当事人约定了仲裁协议准据法,适用当事人约定的法律

有效的仲裁协议是仲裁机构受理仲裁案件的基础,当事人可以对仲裁协议适用的法律作出特别的约定。通常,各仲裁机构也会在仲裁规则中对此进行规定。例如,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称“中国贸仲”)对仲裁协议独立性及适用法作出了如下规定:

我国仲裁及境外机构仲裁中的法律适用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应提及的是,当事人虽未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仲裁协议所应适用的准据法,但是,在争议发生后,当事人仍可以对仲裁协议适用的准据法达成一致意见。例如,在浙江逸盛石化有限公司与卢森堡英威达技术有限公司申请确认仲裁条款效力案[1]中,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当事人在技术许可协议中没有明确约定认定仲裁条款效力的准据法,但双方当事人在诉讼中均选择适用中国内地法律作为审查该仲裁条款效力的准据法。法院最终根据中国法律(而非中国香港法律)相关规定对仲裁协议效力做出认定。

又如,最高人民法院在成都七彩服装公司案[2]中认为,本案当事人虽然未在合同中明确约定确认仲裁协议效力所应适用的准据法,但在发生争议后,双方当事人一致认为应适用澳门特别行政区法律作为仲裁协议的准据法,故应视为当事人就确认仲裁协议效力的准据法达成补充协议,本案应适用澳门特别行政区法律作为确认仲裁协议效力的准据法。

通过上述案例可以看出,司法实践中,法院将主合同适用的法律与仲裁协议适用的法律进行了明确区分。如果合同当事人没有就主合同适用的法律同样适用于仲裁协议作出专门的说明,则认定当事人没有就仲裁协议适用的法律进行约定。如果当事人在仲裁程序中就仲裁协议的法律适用不能达成一致意见,则按照相关的法律规定进行确认。

(二)适用仲裁地国家和地区的法律

当事人未约定仲裁协议的适用法律但是约定了仲裁地的,应适用仲裁地国家或地区的法律。就此,最高人民法院在巴柏赛斯船舶科技有限公司一案中进行了说明[3]。最高院认为,涉案合同中,双方当事人未约定仲裁协议效力适用的准据法,但约定了仲裁地为我国,故应适用仲裁地即我国的法律。涉案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并未明确具体的仲裁机构,双方亦未就仲裁机构问题达成补充协议,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的规定,涉案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应当认定为无效,人民法院对该案享有管辖权。

(三)适用法院地法律

当事人既未约定仲裁协议的适用法律,也未约定仲裁地、仲裁机构或约定不明的情况下,方可适用法院地的法律作为确认仲裁协议效力的准据法。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在泰国德盛米业有限公司诉广州市御品轩贸易有限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一案[4]中进行了说明。最高院认为,本案当事人没有约定仲裁条款效力的准据法,也没有约定仲裁地,事后亦未就仲裁地达成补充协议,故应当适用法院地法即我国法律审查该仲裁条款的效力。《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仲裁协议应当具有下列内容:(一)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二)仲裁事项;(三)选定的仲裁委员会。”本案所涉仲裁条款虽然有明确的仲裁意思表示和仲裁事项,但当事人没有约定仲裁机构,在一方当事人已经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情况下,可以认定双方无法就仲裁机构问题达成补充协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八条的规定,该仲裁条款应当认定无效。

二、仲裁程序的法律适用